原本以為崩潰的雪山北峰之後,我會暫時戒掉雪山,沒想到現在卻站在雪山東峰上,享受著浪花翻騰的雲海,隔天也雪攀上山,看見魔幻時刻的雪白圈谷雪山主峰

前陣子,接連收到高山下雪的消息,看著白靄靄的玉山、雪山、奇萊山與合歡山,讓我想起了最後一次在雪季登山的回憶,吉爾吉斯深山的Ala-Kul,積滿了雪,深度達膝蓋以上,難以忘懷的綠寶石湖泊和黑白相間的陡峭懸崖,還有屁股滑雪初體驗。

雖然,悽慘迷途兩次爬到想哭,內心遭受嚴重打擊,一度懷疑快出山難了,幸好最後平安回到文明世界。如今回憶起來卻是一趟忘不了的雪中健行,心中不禁燃起走進百岳看雪的念頭。

雪季‧雪山主東:Vlog紀錄

雪季‧雪山主東:實際行程記錄

我們整團都攝影創作者,所以拍攝&休息時間特別久,時間僅供參考,結冰路段比平時慢一些,上冰爪更不好走,保險起見時間最好預估多一些。

Day1
10:08 雪山登山口
11:10 七卡山莊
11:50 出發
13:50 哭坡觀景台
15:02 出發
16:00 雪山東峰
17:38 出發
18:23 三六九山莊

Day2
02:50 起登
03:25 黑森林
05:40 圈谷
07:20 雪山主峰
09:30 出發
10:13 圈谷
11:10 出發
13:19 三六九山莊
14:18 出發
15:03 雪山東峰
15:31 哭坡觀景台
15:39 出發
17:10 雪山登山口

雪季‧雪山主東:攝影遊記

評估過台灣高山的陡峭地形與風險,我選擇熟悉的雪主東路線,作為我的台灣雪季登山初體驗。

為了安全和登頂需求,出發前租了雪地三寶──冰爪、冰斧、岩盔,三樣加起來有1.6公斤,對於攝影器材已經很多的我是不小的負擔,但還是要背上山,畢竟爬山的終點不是山頂,而是安全回家。

Day1【紅染北一段,浪花翻騰的雪山東峰】

這次與三位朋友同行,雪季路況較多,四人結伴也好相互照應。

由於全部人都要進行拍攝作業,明明9點就到登山口,卻拖到10點從大水池登山口起登,不過第一天目的地是三六九山莊,時間上算是很充裕。沿途尋尋覓覓沒有發現雪的蹤跡,但也在預料之內,畢竟海拔不夠高,就算一星期之前有山友回報東峰降雪,但由於量不多,沒多久就融入塵土。

倒是在哭坡觀景台雪山東峰出了大景。

第三次登上雪山東峰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,我們踩在翻騰白浪之上,雲海吞噬腳下的世界,山頂不時刮起強烈陣風,捲起數千萬條的絲縷雲煙,浪花襲來捲去拍打眼簾,一次次震懾住我的心。

展露頭角的只有高山峻嶺,鄰近的南湖群峰中央尖山武陵四秀雪山群峰,更顯得氣勢磅礡,彷彿來到了詩意仙境般不真實。

原本來過數次,不打算上東峰的夥伴,也不禁讚嘆:「來過這麼多次,第一次看見這麼美的東峰!」

大家挖出所有的攝影器材,拿出相機、腳架、運動相機、空拍機,開始專注於拍攝記錄,帶數顆電池,原本是為了圈谷雪景準備,但看見最美的雪東,你說,我怎麼能不記錄下它最美的時刻呢?負重這麼多器材上山,不就是為了拍下路上所邂逅的美好,還有那些預料之外,可能一生只邂逅一次的山林倩影。

我們從下午拍攝到傍晚,當南湖和中央尖從白髮蒼蒼,轉變成金黃頭髮,再染得橘紅迷人,直到顏色黯卻才甘願離開。

臨走前,回望美麗的北一段稜線,我心想:「去年南湖倒團了三次,到底哪時候才能上去!!!」

Day2【熱淚盈眶的雪白感動,雪山主峰&圈谷】

百岳諸峰中,我與雪主圈谷的感情最好。

之前走雪主東下翠池路線,第二天行程鬆得要命,只有安排從三六九山莊上雪主再下翠池,晚上夜宿翠池山屋,況且我是摸黑登頂日出,爬上雪主才日出不久,時間多得發慌。

不想太早結束那一天,我決定好好欣賞一號圈谷的容貌,圈谷待了近六小時,追尋冰河遺跡的線條,坐在鞍部欣賞圈谷的光影變化,與來來去去的山友聊天,甚至還補了眠,直到中午才起身下翠池。

雪山圈谷是我相處時間最久的山景,已經有了特別情感,每次來到這裡,總覺得格外親近,說不出的連接感。一年多後,我再次為了賞雪而來。

整團四人都拍攝而來,摸黑上山看日出是我們的共識,希望拍下最美的魔幻時刻,邂逅不同顏色妝容的雪白圈谷,代價是犧牲睡眠。

只睡了4小時的我,凌晨三點有些疲勞的起登。

之字形上坡先暖暖身,慢慢調整呼吸節奏與步伐,掌握舒適的攀登節奏,山才能夠爬得久。步入黑森林,闖進漆黑的冷杉純林領地,夜色天幕被撕裂成一塊一塊,難以辨別東南西北,方向感被封印起來,需要靠不時出現的路標辨認正確方向。

不久,身邊漸漸出現積雪,愈深入森林愈發雪白,彷彿闖進童話森林,多了一份童趣的浪漫,但也潛藏著路徑結冰滑倒的危機,踩踏需要更加小心。來到水源處,一旁的石壁結滿尖銳冰柱,本該潺潺流水的路徑,變成透明堅硬的冰,沒上冰爪可無法安然度過。

白天補拍的黑森林

一行人決定停下腳步穿上冰爪,事前有先行練習穿戴冰爪的方式,沒有花費太多時間穿戴,上了12爪冰爪,只要不是太傾斜的路面都可以輕鬆度過,冰爪走路並不難,只是重心的改變要適應一下,最麻煩的其實是穿戴。

穿越黑森林抵達圈谷下,雪尺高度約20公分,積雪比想像中深。

第一天的好天氣,一度讓我們擔心雪會不會融光了,看來是我們多慮,抬頭仰往圈谷的制高點──雪山主峰,距離登頂僅剩最後一哩路。

原本打算直接殺上雪主拍照,沒想到日出前的色調轉換實在太美,曙光射上北稜角,雪白粉底似乎染上了胭脂,無比艷麗的姿色,忍不住停下腳步數次,喃喃讚嘆其優雅風韻,並舉起相機為它留下倩影,甚至紅了眼眶。

與腳下積雪大戰數千回,終於抵達雪山主峰(3,886m),湛藍天空下的雪白圈谷,壯闊下有著無盡的浪漫情懷,逼迫滿溢的感動震撼靈魂,已然突破承載量的臨界點,情緒化成淚水奪眶而出,一顆顆溫暖水滴和每一聲啜泣,述說著大自然給我的餽贈與美麗。

這一刻,千言萬語無法完美闡述我的感動
這一刻,我發覺美到哭是真實存在的感受
這一刻,心中無比確信特地來看你是對的

嗨,雪山我又來了,當看見擦上雪白妝容的你,就理解到行山過程的苦痛都值得,很慶幸走了這一遭,你無與倫比的美麗,就是我登山的理由

Author 康康

嗨,我是 康康 攝影師、旅行作家、愛山人、講師 走遍六大洲70餘國,喜歡爬國內外山岳

Write A Comment

Exit mobile version